音樂體驗 美好如泡 奧汀整合行銷傳CEO劉瀚穎專訪

字級:
2018-06-05
  • Google+
  • RSS

全球十大知名的海灘派對,如美國Nikki beach、西班牙Ibiza Island還是以色列的Gordon Beach,多年以來依然是全球玩家遊客固定朝聖的景點。以活動的角度來說,要發展海濱或是海灘地區能與觀光共榮的活動,一個有IP的音樂活動會是長久可以經營的選擇。而在台灣市場相當知名的海灘音樂活動,北部有政府支持的福隆海洋音樂節,南部則是有春浪音樂節以及歷史最久的春天吶喊。南部曾經兩個音樂活動的拚場,能夠在春節連假吸引大批年輕樂迷朝聖,當然也是恆春與墾丁相當重要的觀光旺季。


以色列的Gorden Beach就是全球十大海灘音樂節。

但由於環境的因素,南臺灣音樂季逐漸失去過往的熱度,兩年的時間沒有音樂季的串聯,也嚴重地影響了墾丁的觀光。而好不容易的,就在今年幾個音樂活動重返墾丁,其中一個相當受到矚目的就是泡泡音樂節,活動幫也專訪到主辦單位奧汀整合行銷傳播有限公司CEO 劉瀚穎(以下稱Mark),兩年的時間奧汀思考著如何營造出更獨特的音樂節體驗,是這次泡泡音樂節能夠再度重返墾丁的重點。

兩年思考借鏡 2018再次冒泡 絕妙體驗

泡泡音樂節在2012年進入市場,其初衷是用互動性來做實驗。想給觀眾的體驗是猶如洗澡時玩泡泡的樂趣。於是參考西班牙的ibiza,設計了圓形的場地灌滿泡泡,視覺上就是很有趣,而泡泡的設備也從西班牙空運來的。第一年沒甚麼宣傳,雖然不免俗地以辣妹做為號召,但沒有很刻意朝那方向操作。宣傳希望是正規有檔次的,盡量避免物化女性。結果第一年意外地來了四千多人,給團隊很大的鼓舞,觀眾也很多來自於新加坡、馬來西亞,泡泡音樂節知名度就此開始萌芽。

選在2018年重返墾丁,其實在環境的氛圍上,墾丁現在的旅遊風氣似乎依然是在谷底,不過對此Mark表示,泡泡音樂節並沒有癡心妄想的想拯救墾丁的光觀,而是兩年的時間奧汀團隊去國外看了很多的音樂節,回過頭來還是希望在台灣把一個自創的音樂節品牌做好,重新喚起觀眾的記憶。而地點的選擇以及TA族群的鎖定也相當清楚,「台灣除了墾丁之外,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讓遊客穿著輕便的衣服就能從飯店走到會場,而且住宿也能容納足夠多的遊客。而我們設定的TA是願意一天花一萬元左右旅費在墾丁度假的人群。」


為了泡泡音樂節的回歸,奧汀校園團隊也是相當用心地前進各校宣傳。

這兩年Mark為了吸取國外音樂節活動的經驗,參訪了在台灣已經相當知名的國際音樂節品牌Ultra與Arcadia,還有泰國的S2O Festival、上海風暴音樂節、深圳樂杜鹃音樂節等,兩年之間奧汀團隊為了讓泡泡音樂節能夠再一次帶來新的體驗,不僅把泰國S2O的舞台設計概念融入,讓視覺效果更具國際感;另外也加入了更多「水」的元素在活動內容中,另外本土音樂人以及歌手表演的舞台也接力演出,有不同的互動也有觀眾熟悉的表演,這就是今年2018泡泡音樂節跟過去不同的地方。

今年的泡泡音樂節,雖然行銷策略比較保守,因為考量到環境條件人氣不如以往的關係。不過兩年間的媒體生態改變不少,奧汀抓住了年輕人對網路的應用包含了傳統媒體的網路平台,所以這次的行銷也加入了麥卡貝網路直播,加上自己旗下藝人的宣傳,還是相當具有效果。在整體預算上,藝人卡司就佔了30%,硬體設備則是20%,其他就是在場地與地方規費上,而因應一例一休的政策,今年在工作人員的開銷上也是高於以往。


奧汀團隊今年重回墾丁,也讓期待已久的觀眾終於能夠再度相約南台灣。

Mark表示,一直以來泡泡音樂節這個品牌一直思考著能帶給觀眾的是甚麼?就算視覺再衝擊,如果跟過去幾次一樣,台灣消費者很快就會失去興趣。所以營造互動就是今年最重要的課題,在泰國的S2O Festival,Mark看到了如何用水來做為跟觀眾互動的介質,於是就讓今年的活動中大量動用水與泡泡來創造絕不冷場的效果。

絕妙體驗來自最佳的避險措施

Mark也回憶起當初決定打造泡泡音樂節的初衷,有趣跟好玩的程度可以跟其他音樂節做出差異。甚至思考到就算把藝人表演的部分抽掉,如何用現場體驗這部分來吸引觀眾。也就是說一個不用卡司就可以很high的活動,是泡泡音樂節要走的方向。而我們也聊到先前因為八仙塵暴意外,會不會擔心影響到票房或是活動申請的過程?Mark表示,泡泡音樂節從2012年第一屆開始就已經有相當紮實的避險措施,到今年突破10多萬人參加,很幸運的是在動中因活動而受傷的比例是極低的。

因為大量的使用水與泡泡,第一個需要擔心的就是觸電問題,所以在硬體規劃上,電線都走在活動灑水場地的外圍。接著就是怕酒水容器在大家有幾分酒意的時候成為傷人的物品,所以除了每年都在進場時加強安檢之外,在現場販賣或贊助酒水的廠商,也必須要求能提供塑膠容器才能合作,Mark坦言因為這項安全規定其實推掉了不少大品牌的酒商合作,但因為確保活動的安全以及體驗的完整度,玻璃瓶是不可能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中。另外像是能夠防滑的拖鞋、衝浪品牌服飾,也都是在泡泡音樂節中能看到,多年合作的夥伴。


場地的避險,觸電的危機,都是泡泡趴最根本要融入搭建舞台中的元素。

60m滑水道助陣 泡泡音樂節 2016進軍廈門

泡泡音樂節是奧汀整合行銷傳播有限公司一個相當重要的IP活動,因此也在2016年首度進軍對岸的廈門。為了讓廈門的觀眾對泡泡音樂節有新鮮感,除了圓形泡泡池之外還外加了一條六十米的滑水道,並且找來了大陸的樂團作為台上的演出。泡泡音樂節第一次在中國舉辦,對當地政府與奧汀團隊都是挑戰,因為比基尼摔角、六十米的滑水道都是需要申請報批,而在中國舞台劇離觀眾只有五米也要考量到表演者的安全等,還好活動順利完成,在當地政府機關有正面的活動紀錄也有助於日後再度申請。


Bikini摔角對中國的消費者來說是相當新鮮的活動內容,也是當地政府機關第一次審批的內容。

做為第三個前往中國發展的台灣本土的音樂節,Mark表示,雖然到中國去辦一場音樂節的成本是台灣的三到四倍,但收穫其實也有對等的增加。不只在廈門的活動受到不少當地業者的關注,在觀眾數量上的回收也是對等倍數的成長。而只要做好「接地氣」的功夫,找到合適的在地合作夥伴,在中國其實招商環境是相對的好,也能爭取比較多的活動行銷預算。而中國消費者更是比較相信有品牌的活動,就如同其他台灣品牌在中國的行銷模式一般,泡泡音樂節也在廈門得到很棒的經驗與成果。

有了廈門的經驗,Mark不只在度重整旗鼓回到台灣市場,另外也計畫在11月要前往東南亞市場,以及大陸其他城市的舉辦也在洽談中。而活動幫也把握機會了解Mark對活動IP拓展國際市場的看法。以過去兩年他在其他國家參訪了音樂節表演的經驗來說,當然最理想的是能夠幾個音樂IP一起合作把市場做大,就像是幾年前的墾丁音樂季一樣,不過在商言商,一個IP建立起知名度不容易,當大家要談合作時,其實到最後無法成行的原因就是大家心裡其實都想著授權。所以泡泡音樂節目前來是希望自己做自己的品牌。


「能持續銷售的一個音樂節IP,但依然保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權。最不希望的就是IP賣出去之後自己慢慢地開始不認識這個活動。」

採訪後記

還記得最初在電話邀訪時,Mark還打趣地說:「你看到我本人一定感覺不出來我是辦泡泡音樂節的。」做校園活動起家的奧汀整合行銷,也經歷過在電視台辦電視演唱會,公司成長的活動屬性都是偏娛樂沒錯,但奧汀其實也做不少性質較嚴肅的客戶如銀行與保險公司,所以團隊養成的背景算是相當均衡多元,能夠在提案時能快速掌握客戶的需求。而大家對自己公司所籌辦的泡泡音樂節也都持續保有熱情,能夠開心地投入。

奧汀整合行銷也有銀行的客戶,不管規模大小,了解客戶的需求是最基本的。

而目前奧汀的泡泡機有四部,大陸有兩部。經過多年累積的經驗下來,泡泡party或是大型氣墊划水道的體驗knowhow已經是一項可以支援各種活動的專業。包括氣墊厚度,滑水道結構等都是相當安全也是有趣的,Mark也表示已有不少台灣活動主辦單位來洽詢設備與技術的租借,不過場地與預算都必須考量好才能合作。而Mark也持續地參加中國舉辦的演出交易會,希望能夠把泡泡音樂節這個活動IP推廣到更多城市。

photo credit: 奧汀整合行銷 / Foam Party 泡泡音樂節

作者:活動幫主編 Martin Tsai

從活動提案、場地規劃、舞台架設、燈光音響、表演排練到活動人的日常,直到某個時刻,彷彿是一群人生命的累積。也就是當高於5000度的白燈亮起,產品、人員就定位,人潮開始進入會場的那一刻起,不只對活動人是平凡又百感交集,更是活動幫網站的精神。
News rating:
  •  
  •  
  •  
  •  
  •  
請點擊星號評分
  • Google+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