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x技術 整合再升級 噪咖藝術黃文浩/林維源/王仲堃專訪

字級:
2018-01-19
  • Google+
  • RSS

teamLab 互動藝術展、台北燈節小奇雞、北門光雕秀,甚至世大運的聖火火台……細數近兩年能讓你印象深刻的活動,你很難不被這些有著高端技術的大型科技裝置藝術吸引,而響應科技的步伐,越來越多的活動也逐漸將科技藝術注入其中,但關於科技藝術的多元面貌,身為活動人的你又知道多少?當科技x活動,當中又會激盪出多少有趣的火花?

本次活動幫走訪到新媒體藝術創作團隊 噪咖藝術,在與分別來自藝術、文科與理工三個不同領域的黃文浩、林維源及王仲堃對談中,活動幫也將試圖為活動人拼湊出科技x活動的多樣可能性,開啟科技藝術圈與活動人對話的大門。


藝術總監王仲堃、執行長黃文浩與技術總監林維源(從左至右)聊起當初認識的契機,並向活動幫說明創立噪咖藝術團隊的幕後故事。

不凡緣分創噪咖

由執行長黃文浩與技術總監林維源、藝術總監王仲堃三位主要成員所組成的噪咖藝術的創建故事來起於多年前的數位藝術節。透過數位藝術節的興辦,讓深耕當代藝術多年,同時又是推廣新媒體藝術先驅的黃文浩看見了兩人的潛力,因而決定解決現實問題,並以「30、50 定律」的經營模式,讓年輕人能夠自由發聲,使有經驗的前輩擔任輔佐角色。

但細數台灣的科技藝術團隊這麼多,噪咖藝術的特色又是為何?他們認為,噪咖藝術乃在於將科技藝術視為人們想像建立與實踐的媒介,科技不僅是一項工具,而是一個具有主體性的東西,並希望能在培養創作能力的過程,同步發展科技能力。更進一步地來說,他們所欲發展的科技藝術,目的在於探討左右腦均衡發展的機會,並找到藝術與技術兩者間互為主題性的可能,這是噪咖所想要帶給每一個觀者的理念,也是他們亦步亦趨所要前行的方向。

從奠定噪咖藝術經營走向的重要作品「夢想音樂盒」來看,他們提及了團隊互補的重要性,這也包含創意與技術的整合。與其他的科技藝術團隊相比,噪咖藝術在創作上也同樣專注於 idea 的發想,但由於林維源、王仲堃二人都對於機械動力裝置更為好奇,在作品本身也更加專研於能夠發聲的聲音藝術裝置,他們兩人更是表示,會發聲的科技藝術才有機會讓更多的觀者能夠更直接地接觸、了解到科技藝術是什麼。

談到此處,活動幫也觀察到噪咖藝術的辦公環境與一般的設計團隊頗有出入,可說是兼具實用與工業風格。他們笑道,身為科技藝術團隊可不能輕易地侷限在技術層面,想來想去,索性就在辨公室內規劃出能夠施工的空間。雖然對他們來說,從無到有、親力親為的工作過程相當辛苦,但是這個專屬自己的小工廠卻也帶給了他們更高捷的便利,一來彼此間對於作品感情更為濃厚,能使作品價值感的提升,相對於其他科技藝術團隊,也會提升作品的完成度。

打群架的藝術

很多人會認為背景不同的人,在溝通上難免會有代溝產生,但對於林維源與王仲堃來說,兩人雖在創作上想法時常迥異,但歸於本心的發想卻是相當契合,而具有這樣特殊的默契,更讓他們相輔相成。談到這裡,活動幫不禁用了時下最新流行的詞彙「跨域合作」形容,林維源卻是搖了搖頭,給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回應。

林維源認為,跨域合作這個詞已經成為一個被濫用的名詞。在現今社會的高度發展之下,人們或多或少都具備跨域合作的基本能力,也有自己所擅長的領域,與其說是跨域合作,用「打群架」方式來形容似乎更為貼合現狀。

就以各式科技藝術作品擴大到像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折衷主義式古蹟建築」展覽的統籌,這對噪咖藝術團隊來說就是一個「打群架」的具體展現。雖說策展本身所要接觸的技術含量較低,但對於策展單位來說,如何在靜態展覽內增添亮點,勢必得在展示手法上做文章,這也需要仰賴展場空間規畫、影像設計、音樂風格、媒體視覺等專精團隊構成一複合組織,才有可能呈現出最全面的展覽。這也說明了打群架不但是現今藝術團隊所必須經歷的過程,專業整合也是每個團隊所應該擁有的能力,唯有集體智慧的聚集,才有可能讓作品更趨完美。


噪咖藝術堅持科技藝術人必須具備好奇心與冒險精神,積極在每個作品中創造出深刻印象,而非畫地自限、幫人做代工。從他們每個專案的設計稿就不難看出每個創意與技術共同激盪的過程。

框架定義作品.空間決定創意

有了藝術構想,也具有專業技術能力,但還是要回歸現實問題,也就是能否讓專業能力被看見。關於這個問題,就必須討論到台灣與大陸在環境與合作方式之差異。在大陸的大環境下,支持的力量大多來自於民間,能夠找創意、調整的空間也較為寬廣,當在 brief 作品概念的時候,較容易受到認同。

回過頭來看台灣,不但民間的力量較為薄弱,綜觀近年具有挑戰性的案子更多來自公標案,本身的限制範圍較大,在目標與績效的要求,再加上驗收的標準與採購流程,甚至是對於新銳藝術仍保持觀望,無形中帶給創作者相當規模的框架,也使科技藝術思潮窒礙難行。談到此處,黃文浩也特別提到台灣人的自我優越感問題,導致容易蓋棺論定,認為大陸資方「有錢就是任性」,藝術涵養較為不足。但在他的觀察之下,大陸資方在於藝術層面有著較高度的彈性空間,也有著願意嘗鮮的勇氣。

Speaktree 整體造型以聖誕樹為發想,以縱向線狀的數根柱體組成的弧狀結構取代傳統聖誕樹的造型。聖誕樹內懸掛 132 顆噪咖團隊研發的陶瓷製水滴型藍芽喇叭作為裝置發聲的媒介,喇叭下方裝有可控燈條,在程式編排設計下,讓整棵樹除了作為一聲音裝置,也能搭配樂曲旋律做出不同的光線變化。



就以與上海金橋國際商業廣場合作的「Speaktree」為例,展示場域的改變本身就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排除美術館、藝廊或是博物館之孰悉的展示場域,轉而在人煙鼎沸的商場置放公共藝術裝置,除有機會讓科技藝術更接近民眾,更能改變藝術與人之間互動的可能性,這也與噪咖藝術的經營理念不謀而合。林維源更補充說明,場域的改變只是讓作品加分的一個要素,像這種擺放在公共空間的作品首要注重的是有趣的 idea,再來才是不斷精進的技術跟美觀的材質。


王仲堃認為科技藝術的有趣之處在於無法被輕易捉摸,也因如此才更有挑戰性。

前瞻科技藝術

回到大環境來談,很多人認為六、七年級生是辛苦的世代,也是最慘的世代,但對於王仲堃來說,正因為世代變異,相對上述說法,他反倒很開心能夠生長在現在這個「好的世代」。網際網路的崛起、open source 的普及到科技擴張的步伐,像這樣強調互動與及時的特點,不但讓網際網路顛覆過往的生活模式,也成為一個最佳媒介與推手,逐步讓科技藝術領域開始產生更多分流,也讓科技藝術有機會能夠與當代藝術做切割,可和民眾更為貼近,這也是讓更多藝術家能夠蛻變、轉型的機會。

雖說多數人仍對科技藝術仍抱著疑惑與未知的心態,但對於黃文浩在藝文領域的多年經驗來說,他認為社會環境中隱形的前衛藝術活動相當重要,像科技藝術這樣將想像與真實的交互建立雖是小眾,卻也確實逐步建立出一方天地,如何在這方天地中創造出自己的價值,技術的精進與改良即是重點。

數位時代的流行現象與科技進步的速度超乎想像,讓人很難去評斷未來就一定會流行什麼,林維源打趣道,尤其在台灣的活動產業,跟風的行為實在太過猖獗。現在流行 AR、VR,就要在活動中放入 AR、VR,最近可能特別流行光雕,就一定要在活動中注入光雕元素,但追上流行,然後呢?這卻是活動界最常發生的癥結點。雖說未來會流行什麼樣的技術,噪咖藝術還不敢斷然妄言,但就他們所注意到的現象來說,或許近幾年穿戴式科技就會如許多科幻電影一樣蓬勃發展,這也可能造就科技藝術的另一領地。

藝術未來

科技藝術在藝術圈畢竟還是小眾,但正因本身具有高互動性的特質,創作者彼此間所能產生的交流空間相當充足,但卻也面臨到了科技藝術人才斷層之問題。噪咖藝術認為想要有新生活力,就一定需要仰賴施肥、播種的養成過程,並走出過去的既定定義。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展覽是一種能夠簡易了解科技藝術的方式,但多數展覽還是只有展示功能,看不到向下扎根的過程,若要推廣科技藝術的普及化,黃文浩還是認為當年數位藝術節系列活動的展現方式,更能培養出色的下一代。


透過公司內部的實習教育訓練,能有機會讓更多創意與技術向下繁衍,這也是噪咖藝術一直所推崇的方向。

無論是什麼樣的活動,如果牽扯到「節」就應該有更為豐富的內容,無論是舉辦課程、講座、工作坊甚至是比賽,都是很好的機會能夠向下扎根,也讓更多民眾有感。他們也說到,藝術這種東西的未來性都屬未知,但好奇心與發想都是作品從創建到完成的重要歷程。回過頭來談活動界近幾年的環境所趨,保守的經濟氛圍也讓很多有趣的 idea 被扼殺,但如果活動人能夠放大自己的眼界,有意願接受實驗性質作品的勇氣,科技藝術絕對是一個能賦予活動空間與場域,來創造更有趣的活動體驗。

而在後續的作品,噪咖藝術也將在杭州打造出與在地歷史結合並以親子同樂為主題的「余樂園」活動,透過走出博物館與美術館的既定場域,帶給觀者更多有趣的互動體驗。

 

photo credit:噪咖藝術

作者:活動幫編輯 Davina

將對於「美」的熱情投注活動,由互動科技與數位多媒體的五光十色、炫目多變的舞台燈光,到文創藝術的時代精神,記錄活動人穿梭會場的身影,深入挖掘活動的方方面面,在活動幫網站,每個活動人都能是綠了那江南岸的春風。
News rating:
  •  
  •  
  •  
  •  
  •  
請點擊星號評分
  • Google+
  • RSS